白白白白术

【周棋洛】养猫这件小事儿(4)

没什么人看,也没人喜欢,还是不打扰tag纯自娱自乐吧









18.3.28 阴

周棋洛终于完成工作回来了,我告诉他周末的时候会带布丁去医院打疫苗。

走出疫苗室,就看到走廊另一边一个全副武装的青年在逗弄一只边牧。边牧的主人是个好看的女孩子,正脸红着偷偷打量青年。

我觉得她还能存有理智不放声尖叫已经很了不起了。

青年的这幅打扮太熟悉了,我甚至可以想象到帽檐下对方开心的表情。

英挺的眉毛飞扬起来,碧蓝色的双眸就像是折射着阳光的海洋一般,让人忍不住沉溺其中。

给了对方签名和合影后,边牧总算被主人恋恋不舍地拉走,不过不知道恋恋不舍的到底是哪一边。

周棋洛来到我身边对着我抱怨:“薯片小姐你怎么就在这儿站着,你都不想我吗,我可是想死你和布丁了。”

我举起布丁的一只爪子说:“布丁爸爸和别的狗狗玩的那么开心,布丁表示吃醋了。”

周棋洛悄悄在我耳边对我说:“到底是布丁吃醋了,还是薯片小姐你吃醋了呀~”

当然是布丁吃醋了,我怎么会吃一只狗狗的醋呢。我这么义正词严地回复了他。

不对,周棋洛发现我喜欢他了?!












说是这么说,其实也经历了想要喜欢想要推荐想要评论无人问津的嘤嘤嘤嘤。后来这个只会嘤嘤嘤的小人太吵了被我关小黑屋了。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