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白白术

一二三,木头人

【喻黄喻】双向单箭头

1、

不管什么样的课堂总会有学生不听课,这简直是定理一样的存在。

“这张老师好像已经讲过了吧?”黄少天问着同桌。

“好像……是的吧?你知道的我不听课。”徐景熙犹豫了一下回道。

“说的好像我平时听课一样,”黄少天随手将试卷扔到地上,“反正不会去做的,扔。”

 

喻文州坐在桌位上,默默看着前座的黄少天和徐景熙忙着处理积压了很久的空白试卷,手法简单粗暴,欢乐无穷。

讲台上的老师一边讲课,一边瞪着不亦乐乎的扔试卷二人组,希望可以让这两个学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然而沉浸其中的二人却没能给予任何回应,让老师的脸黑了一层又一层。喻文州打量了一下老师的脸色,似乎并没有为了这两个人耽误课堂进度的意思,便愉快的放弃了提醒他们的打算。毕竟,这种蔑视权威的场景是每一个深受教育制度折磨的学生都非常喜闻乐见的,而且比起阻止他们,其实喻文州更想要参与进去。

在大部分同学的眼里,喻文州只是一个沉默寡言默默埋头学习的好学生。看着前面笑的很开心的两个人,喻文州觉得,大概像这种神采奕奕肆意张扬的青春自己一辈子都只能在旁边看着了吧,而自己所能拥有的,则是在教育制度下循规蹈矩的,苍白的青春。

如果他没有喜欢上黄少天的话。

下课后黄少天拿来扫除工具将一地被抛弃的试卷回收到垃圾桶里,还顺便问喻文州有没有要清扫的垃圾。

作为在班上有些透明化的一份子,喻文州虽然对对方的主动询问略有些惊讶,却还是很快礼貌的回答他:“不用了,谢谢。”笑容温和,恭谦有礼。

徐景熙在一旁笑着打趣到:“黄少这么热情一定是图谋不轨,你看上人家了吗?”

“滚滚滚滚滚怎么哪儿都有你,信不信我一剑劈了你。”黄少一边说着,一边举起扫把向对方挥去。

刚才的对话一字不落的落在了喻文州的耳朵里,心跳突然加速,为了掩饰自己,喻文州赶紧低头假装正在专心写作业,,却也因此错过了装作不经意将视线扫过来的黄少天。

“他听没听到?不会误会什么吧?真误会了好像也不错?”黄少天一边扫着地,一边时不时偷瞄一眼正在低头写作业的喻文州。

没有错,黄少天也喜欢喻文州。

这是一个关于暗恋和暗恋的双向单箭头的故事。

2、

是从什么时候喜欢上黄少天的呢?开始的时候,喻文州会时不时无意识的注意黄少天,注意他今天上课又在睡觉,注意他下课时精力旺盛的吵吵嚷嚷,注意他在篮球场上的光芒万丈,注意到他的眼睛,说到开心的事时闪闪发亮,灿若星河……一直到由某天无意间看到黄少天和一个女生交谈甚欢时心里突然闪过的酸涩感的提醒,喻文州才发觉,原来这就是喜欢啊。

青涩的暗恋简直就像是学生时代必经的一个环节,某次不经意的擦肩而过,上课时听到老师点到对方的名字,因为某些日常的事务而有过的简短的交流,一切的一切,都被打上初恋的标签,偷偷埋进一个秘密的角落,在某一个呼吸的瞬间突然想起对方,于是微微笑起来,青涩而甜蜜。

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喻文州的呢?偶尔空闲下来,黄少天也会思考这个问题。

高一的时候黄少天在每日与小伙伴们欢呼打闹的日常里,听到了不少关于喻文州的讨论,相貌好气质佳,成绩优秀温和有礼,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有种摸不透的感觉,周身充满了淡淡的疏离感。这让黄少天对这个总是独自安静的做着自己的事的男生有了好奇。

接触的契机在某一段短暂的成为同桌的日子里。众所周知,黄少天同学对什么都很有热情,除了学习。当有幸和喻文州成为同桌后,每日的清晨,在一片“谁作业写齐了借我抄一下啊”的喊叫声中,黄少天利用座位之便霸着喻文州的作业抄的心安理得,偶尔看着周围一群眼巴巴等着抄作业的同学,油然而生出一种优越感。

而让黄少天真正关注起喻文州,则是某日黄少天正在课上偷偷翻着杂志,耳边突然传来一个略带询问的声音:“你玩荣耀?”

“是啊,你也玩?你叫什么在哪个区我叫夜雨声烦荣耀第一区的没事你可以来找我玩啊。”喻文州居然会知道荣耀,这真是太稀奇了,他一直以为对方是对网游什么的没兴趣的类型。

“是个术士,以前玩过一段时间,现在不玩了,不好意思。”喻文州回答。

“哦……没事没事这有什么好抱歉的。”对话就这么短暂的终结了。

还没等黄少天和喻文州因为这个意外发现建立起什么友情,两人就随着每月一换的座位而分开了。交际圈完全不同的两人一直到高三都没有太多的交集,黄少天也只是在那之后,一直关注着喻文州,看着他越来越受老师的重视,看他一直没有太过交好的同伴,看他一直是清清浅浅的安静的模样,就好像是活在另一个空灵的世界里。于是黄少天有了想要接近喻文州的念头,想多了解他,想要和他做朋友,一直到这份关注变成了另一种意味。

要是能和他多接触一点就好了,怀抱相同心思的两人就这么迈入了满载着压力与希冀的高三。

3、

高三的排位不再是完全由老师安排,成绩好和进步较大的学生拥有优先挑选的权利。

作为拥有优先权的人之一,喻文州在进入教室时稍稍犹豫了一下,就迈步向摆放着黄少天文具的位置走了过去,坐在了后面的一个位子上。能够离他近一点就好了,一点点就好,喻文州心想。

心中暗怀期待的喻文州看着前面那个暂时还空着的座位,有些紧张,直到那个想看到的身影坐在了那里,才悄悄松了一口气。

 

黄少天在看到喻文州坐到自己原来的位置的后面时,心脏抑制不住的怦怦狂跳起来,看着自己座位旁边和喻文州旁边都已经坐了人,脑袋一瞬间闪过无数念头,他从来没有如此后悔当初没有好好学习,万一这个位置被别人抢了怎么办,直接去交涉让别人不要坐他的座位?不好不好太奇怪了会被怀疑的,喻文州怎么会坐这里呢?难道是因为这个座位好吗?这明明是最后一排,有几个优等生会坐这里。难道是为了和自己坐得近一点?不不不想太多了……

抓狂中黄少天突然听到了老师念到自己的名字,他收起心思迅速进入教室,生怕别人抢了他的位置,但在临近座位时却收起了自己急匆匆的脚步,装作正在思考的扫视在剩余的座位,然后不经意的,坐在了原来的位子上,末了还不忘同旁边的徐景熙说一声:“还是坐原位好不用搬东西在后排上课睡觉也不用担心老师。”

太像是给自己找理由了,黄少天你一世英名怎么就在喜欢的人面前这么怂呢是个爷们就不要怕!这么给自己鼓着劲,黄少天悄悄扭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就看见了喻文州正望着他,带着浅浅的笑意,如玉一般温润。黄少天在这个瞬间突然觉得无论怎样都好,他想要可以一回头就看见喻文州的笑容。

想要他只对着他笑。

为了在以后的换座位中也可以多一些主动权,尽量坐在喻文州附近,因为这种并没有多励志,却相当有效的暗恋中的人特有的动力,黄少天决定开始好好学习。

好好学习的第一步,清理掉所有不需要的东西。

终于桌子上只剩下新的试卷和习题之后,黄少天头痛的发现其实这没有减少多少作业量,至少教室里正抱着刚印出来的试卷四处分发的课代表们没有给他这个希望。

长路漫漫啊……黄少天望作业兴叹。

 

-TBC

 


 


-------------------------------

这是一篇关于暗恋的故事

 

想要霸气一点的感觉,但是全文弥漫着迷之少女风……


没办法作者有着一颗少女心(快够)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