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白白术

一二三,木头人

【喻黄喻】双向单箭头·下

7、

时间飞逝,高三的学生们迎来了月考,迎来了第一次模考,再然后,就迎来了寒假。寒假的来临对高三生而言,只不过是多了七天的自由时间来学习,顺便稍稍放松一下感受如今越来越淡的年味罢了。对于一模的成绩并没有那么理想的学生来说,这个年更是让人不好过。

  

 

喻文州看着自己的一模成绩,想起放假前班主任找他的谈话,班主任小心翼翼的询问他是不是最近有什么事让他分心,喻文州只是微笑着向班主任解释自己只是最近略有松懈,并再三保证一定会在下学期开始前努力找回状态。只有喻文州自己知道,一直以来兢兢业业好好学习的他早已疲惫不堪。并没有什么惊人的天赋,只是凭借远超他人的努力做好学生做了那么多年,喻文州的精神终于在高三的重压之下有了些许崩溃的迹象。思及至此,即使一向沉稳如他也忍不住烦躁不安,紧紧锁住的眉头丝毫没有要舒展的迹象。

 

 

如果这个时候能听到少天的声音就好了,负面的情绪总会让人变得比平时脆弱,喻文州觉得自己此刻非常的想念黄少天,那些可能一辈子都没有办法传达的喜欢与思念在心中不停的翻滚。窗外,积蓄了好几天的阴云此刻终于落下,大雨在寒冬中很快变成雪花四处飞舞,被狂风吹着和枯叶一起起起落落。

 

 

再开学又是换座位,班主任为了防止高三的学生因为同桌这种便利的条件谈恋爱,换座位换的几乎丧心病狂的勤,一月一换是常态,时不时地还会临时调整一些人的座位。为了让喻文州更好的学习,班主任亲自把喻文州从后面调到了视野佳听课效果好的第三排,正好坐在了黄少天附近,两人是斜前后位,喻文州只要稍稍扭过一些视线就可以看见黄少天的笔袋。

 

 

“喻文州,组长让你交作业。”后排的同学戳了戳他的后背。

 

 

回头交作业的喻文州视线扫过黄少天,发现对方桌子上摊开的书本下,放着一支手机,黄少天正在屏幕上戳戳捣捣。注意到喻文州看过来的视线,有些神色不自然的将手机收起来,拿起语文书装模作样的背起了古诗词。喻文州也转回去,低头写起了习题,边写边走神想着,刚刚那个屏幕一闪而过的图片上的身影……是不是有一点像自己?

 

 

黄少天心里咚咚的打着鼓,文州刚刚没看出来吧?没有吧没有吧刚刚趁他不注意偷拍了他一下他应该没看出来吧完了我不会被当成变态吧上帝保佑喻文州一定要没看见没看见没看见……纠结和担心让黄少天在喻文州转回去后忍不住扔下书趴在桌子上装死。

 

 

8、

日子就这么相安无事的过了去,喻文州最终自己撑过了那段难熬的低谷期,黄少天的努力也获得了回报,原本他就很有天赋,静下心来学习的成效让他也在学校发布的红榜上稳稳占据了一个名额。春天降临,学校里的树木纷纷抽出新芽,路边的迎春花将灌木丛点亮,不知名的花香飘荡在校园里,和深埋在心底的暗恋一起开着花。

 

 

转眼间高三的生活已经过了一大半,第一轮复习早已经结束,第二轮复习过了半,众学子又迎来了第二次模考。这次的考试成绩出来后,黄少天简直喜上眉梢,他居然冲进了全校前100名,让他更高兴的是,这一次的换座他和喻文州又回到了高三一开学的座位模式,让这份喜悦之情再高涨一点的是,班主任宣布这次之后座位将一直保持不变直到高三结束。然而觉得整个世界都充满阳光的黄少天还没来得及好好享受,就先倒在了换季带来的流感前。

 

 

所以说乐极生悲果然是集合了先辈们的智慧与人生经历的真理。

 

 

喻文州担忧的看着前面已经空了两节课的座位,想着要不要发短信询问一下时,就看到黄少天在下课的间隙进入了教室。黄少天一坐下来就开始和同桌抱怨,说早知道就不贪凉昨天开窗吹了太久的风,今天早上一起来就觉得头疼脑热的,母亲让在家呆着但是身为高三生怎么可以因为一点小感冒就不来上学呢,我这么热爱学习的学生学校怎么也应该颁个奖状给我啊云云……没有说出口的是,在家里今天就看不到文州了呀。

 

 

刚刚说话的精神模样很快就消失不见,第三节课才开始五分钟,黄少天就已经倒在桌子上睡得不省人事。春天早晨的阳光从窗外洒落在黄少天身上,发梢被点缀上阳光的金色,喻文州看着沉睡中的黄少天,起身关上了窗户。

 

笼罩在阳光里的这一角空间充斥这让人安宁的静谧。 

 

9、 

收卷的铃声响起,高考的最后一门结束,走出考场的时候,喻文州完全没有高考结束了的真实感,就好像现在回到家过完周末,又会迎来下一个永远写不完习题的星期,稀疏平常的就像这一年里任何一场考试。 

 

班长在群里组织着大家出去庆祝狂欢,喻文州按时到达指定的ktv包厢时发现半数的人都还没有来,其中就包括了黄少天。班长向大家解释说那一半的人聚餐high过头了,现在正在往这里狂奔中,大家嘻嘻哈哈的点歌的点歌吃东西的吃东西起哄的起哄,约好了等迟到的人来一定要一人罚一瓶啤酒,哦哦还罚他们集体唱威风堂堂好了哈哈哈哈哈哈哈……一群人七嘴八舌的讨论着,不一会儿就笑的在沙发上东倒西歪。 

 

等剩下的人来齐后就更热闹了,先到的人起哄要求迟到者接受惩罚,听完惩罚单,来迟的一群人不干了,讨价还价闹哄哄的像在集市,最后以包荣兴拉着他的小伙伴们上台唱了一曲狮子座为结束,魔音灌耳,没来得及撤退的非战斗人员直接倒在一旁生命值归零,包厢里全员沉默了5秒,在包子意犹未尽的表示将再来一曲时集体回魂纷纷扑上去把挣扎着要点歌的他拖了下来。黄少天在群魔乱舞的包厢里搜寻着,很快就看到了坐在角落里的喻文州,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下。 

 

“文州文州你不上去唱一首吗?”黄少天问着,因为刚刚的玩闹满脸兴奋,眼睛里倒映着包厢里的灯光,明明灭灭的,让喻文州完全不想移开视线,就这么沉溺在黄少天的眼睛里。 

 

“不了,我唱歌不好,就不去凑热闹了。”喻文州笑了笑,又说:“而且我父母已经在催我回家了。”说完还给黄少天看了看短信。 

 

“这么早?这才10点呢不是说今晚要通宵的吗真是太言而无信了你。”黄少天有些不依不饶,这一次聚会,可能就是两个人的最后的见面了,黄少天觉得舍不得。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对他歉意的笑着,表示家里管的严这已经是最大限度了,一个恍惚,开了口:“暑假一过,我大概就要出国了,美国那边的学校什么的已经在申请了。”

 

 喻文州听到这句话愣了三秒,伸手拿过两杯桌子上的啤酒,递给黄少天其中一杯,勉强翘起嘴角撑出一个微笑:“那要恭喜你了啊,”抬手碰了碰黄少天手里的酒杯,“祝你一路顺风。”毕业后各奔东西的伤感在这一刻露出了锋利的边角,将喻文州划的狼狈不堪。

 

 这里大概就是自己这场三年暗恋的终点了吧,放下酒杯匆匆离去的喻文州,脑袋里只剩下这句话和黄少天的名字在不停的循环。

 

 夏日深夜的街道上早已不见白日的喧嚣,偶尔路过的轿车和虫子的鸣叫将夜晚衬托的更加静谧,分离在黑夜的安静中蛰伏,沉默的注视着狂欢中的年轻人。 

 

-TBC

——————————————————— 

觉得能在三章内写完的我太天真_(:_」∠)_

 

估计还有一篇完结?

 

只能偷偷码字,个人电脑被爸爸出差带走了好忧伤……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