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白白术

一二三,木头人

[黄喻]长亭外

BE预警

--------

 

Part 0

 

从很早以前就开始了。

 

喜欢你这件事。

 

 

Part 1

身体的痛感唤回了不知道游离到哪里去了的意识,喻文州睁开双眼,白色的天花板映入眼帘。

 

“医生!10号病床的病人醒了!”耳边有个激动的声音在呼喊着。走廊上传来阵阵脚步声,喻文州看着输液瓶里的液体一滴一滴的滴落,第一次如此强烈的感受到生命的存在。

 

可是我不想要呢。这是喻文州再次沉入睡眠前,脑海中最后的思绪。

 

Part2

“嗨,你醒了?今天外面阳光很好呢。”一大早,喻文州刚一起床,就收到了来自隔壁床铺的热情问候。

 

如同他的话一样,话语的主人有着阳光般灿烂的笑容,一双眸子纯黑透净,就像是两颗上好的黑曜石,在光线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和自己是完全相反的类型呢,在洗手间,喻文州抬起头打量着镜子中的自己想到。镜中的人有着温和的面容,微微笑起来的时候,看起来恭谦有礼,就像任何一个健康的正常人一样,只是脸色略显苍白。

 

如果忽略他的眼睛的话。

 

喻文州的双眼如同终日封尘的北极冰川一般,了无生气,寒风呼啸。与那双闪烁着光芒的,生机勃勃的眼睛截然相反。

 

就像是他与他,一个是天寒地冻的北国寒冬,一个是热情洋溢的南国盛夏。只是偶然的,相遇在了这一小方白色天地。

 

只不过是一场萍水相逢而已,彼时的喻文州这么相信着。

 

Part 3

 

“你好,我是黄少天,从今天起我们就是室友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都可以来找我。”

 

真正意识清醒的之后,喻文州认识了邻床的黄少天,从此开始了不得清净的每一天。

 

某一日,黄少天语气认真的问喻文州:“文州文州,你是因为什么住院的呢?能说说看吗?”

 

喻文州看着面前的黄少天,看着眼神诚恳的望向自己,淡淡开了口:“抑郁症,自杀。”声音因久未开口而带着一丝沙哑。

 

原来是这样啊,黄少天想到。他回想起每一个因病痛而梦醒的午夜,在皎白月光的照耀下,看见的孤寂的身影。回想起喻文州与医生交谈时的微笑,礼貌而生疏,仿佛一张自我保护的面具。回想起他的眼睛,压抑而绝望,没有一丝生气。

 

北方有佳人,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不知道为什么,黄少天突然想起很早以前看过的诗句。

 

可惜了这副俊美的容颜,真正笑起来的话,一定是倾国倾城惊艳四方的吧。

 

Part 4

 

“文州你知道吗?从这个窗户向外看去,可以看到一大片美丽的花田。还有挺拔生长的树。在春夏两季,可以看到窗外繁花锦簇,绿树枝繁叶茂。”

 

“秋天的时候,空气里就会飘荡着桂花的香气。”

 

“等到了冬天,所有的植物都进入休眠的时候,梅花就悄悄开放了。挺傲在寒风中,点缀在松柏间。”

 

“花田的不远处有一个小池塘,白天经常能看到有人在旁边投食,所以我想池塘里应该是有鱼的。但是从我这里看过去,就只能看见平静无波的碧绿的池水了呢。”

 

“有的时候会有树叶或者花瓣飘落到水面上,掀起阵阵涟漪。”

 

“在花田和池塘的边上,有石子铺成的小路。天气好的时候,就可以看见一起出来散步的家人,以及在他们周围奔跑嬉戏的宠物们。”

 

“午休时,会有猫咪慵懒地躺在草地上晒太阳。”

 

……

 

日复一日的,黄少天不遗余力地向喻文州描述着外面的世界,不厌其烦地告诉他世界有多么美丽。即使喻文州只是听着,即使他从未发表过任何看法,即使喻文州眼中的寒冰并没有因此融化半点,他也没有过丝毫动摇。

 

只要能让他感受到千分之一的温暖,对黄少天来说就足够了。

 

Part 5

 

夜色如墨,云朵将月亮藏了起来,天空上只有航班飞过时闪烁的点点红光。

 

喻文州靠坐在床上,百无聊赖的发着呆,一如患病之后的每一个无法入睡的夜晚。他尝试过强迫自己入睡,也曾借助药物的力量强制入睡,但更多的时候,他只是坐在黑暗里,任思绪翻涌,任绝望蔓延,任压抑和痛苦吞噬他的内心,就这么呆坐着,看着窗外的天空一点一点,由漆黑一片到朝霞满天。

 

目光无意识地投在另一边的病床上,黑夜中,只能看见对方背对着侧躺在床上的身影,喻文州猜想着现在对方脸上是什么表情,是痛苦?还是平静?他曾不止一次地看过黄少天因病痛而无法安稳入睡,但是在白天的时候,黄少天没有向他人表露出一丝一毫的痛苦,他只是灿烂的笑着,用清亮的嗓音喊着文州,将温暖传递给他。

 

对喻文州来说,他唯一能做的,只有在黄少天开口时,认真地看着他,听他说话。

 

喻文州尝试着勾起嘴角,但即使不照镜子,他也能够想象这一抹弧度有多么的虚假。

 

隔壁的病床突然有了动静,黄少天发出一声轻哼,慢慢翻过身,睁开双眼,眼神还带着一丝迷茫。然后他眨了眨眼睛,看向喻文州:“晚上好啊文州,今天也还是睡不着吗?”

 

喻文州点点头。

 

“看起来我今晚的睡眠也结束了。”黄少天望了眼闹钟,“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来说说话吧。”他坐起来,随手捞过一个抱枕抱在怀里,开始噼里啪啦的说起了今天的见闻。

 

在东拉西扯了近一个小时后,黄少天的语气突然正经了起来:“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比如转院,离开这座城市,或者离开这个国家,又或者……或者我离开了这个世界。”黄少天停下来组织了一下语言:“我希望即使我们相隔很远很远,我们之间的距离不再只有这两张床之间的长度,即使这样,也还是会有一个人愿意陪伴在你的身边,告诉你这个世界有多么美好。”

 

“我希望你能喜欢上这个世界,正如我一直都喜欢你一样。”说到这里,黄少天像是回想起了什么,微微笑了起来,笑容略带羞涩,却又充满悲伤。

 

“你很可能不记得了,甚至是完全没有留意到过。”

 

“我们曾经是大学同学,大一的时候,我们一起上过公共课。”

 

“你总是坐在左边靠窗的位置,一般坐在第二排或第三排。和别人说话的时候,会看着对方,温和的微笑。”

 

“我曾经试图与你说话,一次是在公选课,当时我坐在你常坐的位置后面。当你进入教室坐下来的时候,我紧张的只敢盯着你的背影看,连周围的起哄声都没有听见,只剩下心脏砰砰的跳动声。”

 

“第二次是某天晚上,在操场旁边的马路上。你看起来像是刚做完运动,迎面走了过来。我向你打了个招呼,而你只是疑惑地看向了我,我只好落荒而逃。”

 

黄少天看起来像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很逊对吧?我自己也觉得有些丢人。但是那时候真是紧张到不行。再后来,我就没有见过你了。之后我因为生病而住院,然后在某一天,在这里见到了你。”

 

“这真不是一场美好的相遇,是不是?有时候我会想,为什么我们不能健康的在别的更好的地方相遇呢?”

 

“但是后来我又觉得,如果不是这个契机,我们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像这样,一起在夜色里坐着,你听我说着那些你并不记得的回忆。”

 

“这么一想,我又感谢起这场病,它让我再次遇见你。”

 

“去重新爱上这个世界吧,文州。”

 

Part 6

 

之后的几天,黄少天都没有再提起那一天所说过的那些话,他依旧每天都不厌其烦的给喻文州描述外面的世界,依旧积极的配合治疗,那一日关于死亡的假设就好像只不过是梦一场。喻文州甚至希望那真的只是他的幻想,但是黄少天越来越严重的病情逼着他不得不面对现实。

 

直到某一天的清晨,当喻文州从浅眠中苏醒过来,看见了对面安安静静的闭着眼睛的黄少天。

 

那一刻,仿佛整个世界都一起停止了呼吸。

 

Part 7

 

黄少天走后,喻文州突然起了想要看一眼外面世界的念头,他想要用自己的双眼看一看那些繁复绵密的花田,蓬勃生长的绿树,沉静碧绿的池塘,和纷纷扰扰热闹不休的人世,一如黄少天曾经给他描述过的那样。

 

这样想着,喻文州慢慢从床上起身,一步一步走到了窗边。然而只往外看了一眼,他就抑制不住的笑了起来。

 

从窗户向外看去,只有一片正在开发中的土地而已。

 

喻文州看着窗外那片建筑工地,从喉间发出低沉的笑声,双肩控制不住的耸动,眼中冰封的霜雪之地终于被很早以前就见过的灿烂笑容融化,化作一片汪洋大海,铺天盖地的倾泻而出。

 

Part 8

 

某日的杂志采访。

 

“喻先生,对于这次摄影大赛的获奖,请问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有一个人曾经不厌其烦的告诉我这个世界有多么美好,希望我能喜欢它。现在,我把我见到过的美好拍下来,希望你们能和我一样喜欢上这个世界。”喻文州微笑着说。

 

就像我喜欢你一样,现在的我也喜欢着你希望我看到的,你曾经存在过的这个世界。

 

而即使你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一闭上眼,我还是能看见你。

 

看见你带着我最喜欢的笑容对我说:“你好,我是黄少天。”

 

-END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