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白白术

一二三,木头人

[太敦]生死契约

看电影来的脑洞

不要在意葬礼细节……都是凭着印象配合百度写的

这本来只是一个几十字的梗啊?

01
        “参加自己的葬礼的感觉真的很奇妙呢,敦君。”

        年轻的男人坐在礼堂二层的第一排,眼神落在下方的黑色灵柩上,语气轻松的对着身旁的白发青年说到。

        光线从窗外进入,穿过男人的身体,照亮了黑色灵柩上的十字架。

        “是呢,恭喜太宰先生梦想成真。”白发的青年静静地说道,声音因之前的哭泣而略带嘶哑。

        “没想到敦君看到我居然如此平静,我现在可是幽灵哟?是幽灵呀!敦君一点都不害怕好失望。”太宰治夸张的皱眉摇头,连连唉声叹气。

        “大概……因为觉得太宰先生什么都能做到,所以即使是变成幽灵出现在我面前,也不会觉得惊讶吧。”中岛敦微微笑起来,紫金色的眸子里有流光闪动,“而且,能够再次见到太宰先生,即使只是幽灵,我也,非常,非常的,开心。”

        “我很想念您,太宰先生。”

02
        葬礼结束后,太宰治说难得成为幽灵要好好重新体验一下这个世界,拉着中岛敦四处游荡,最后来到了他们初次见面的河滩。

        此时已是深夜,月亮高悬空中,在干净清澈的河面上投下自己皎洁的倒影。

        “呜哇,真的呢。敦君快看,河面上什么倒影都没有哦。”黑发的青年兴奋指着河面,缠着绷带的手臂上下挥舞着,“不知道跳下去会怎么样呢?怎么样呢?想想都觉得很兴奋。”

        中岛敦连忙拦住跃跃欲试的太宰治,抱怨道:“太宰先生您已经是一个幽灵了,就不要再尝试自杀了好吗。我可没有自信能够捞起一个幽灵啊。”

        “诶……可是,今晚的月色很美啊,我想要捞起河里的月亮送给敦君嘛。”太宰治望着慌张的想拦住自己的后辈,鸢色的眼睛里盛满了温柔的笑意。

        “这种事情,变成幽灵也不可能啦。”年轻的后辈在那温柔的注视下微微红了脸,偏过头轻声说道。

        “那就没办法了啊……”太宰治看起来有些苦恼的嘀咕道,“还有什么其他的方法吗。”

        “比起这个,太宰先生为什么会变成幽灵呢?是有什么没有完成的心愿吗?如果是有心愿没有完成的话,我一定会帮太宰先生达成的!”中岛敦信誓旦旦的向太宰治许下承诺。

        “是嘛,心愿完成的话,敦君可能就见不到我了哟?这样也要帮我完成心愿吗?”太宰治有些坏心眼的逗弄起后辈。

        果然,刚才还干劲十足的中岛敦瞬间就泄了气,漂亮的紫金色的眸子也暗淡了下来。但下一秒,他又重新抬起头,对着太宰治说道:“即使这样,我也希望太宰先生能够了却心愿前往来世。希望新的世界能够让您有想要活下去的愿望。”

        停顿了几秒,中岛敦努力翘起嘴角,说:“我没有关系的,我会带着对太宰先生的思念,好好过完这一生。”

        “即使思念太过痛苦也没关系,会感到寂寞也没关系,只要太宰先生还在存在于某个世界的角落,对我来说就足够了。”两边的嘴角似乎有千金重,中岛敦不得不尽最大的力气维持这个弧度。

        太宰治用力将中岛敦抱进怀里,两条手臂牢牢的圈住怀里的人,低声说道:“笨蛋,你根本就不是这么想的。”

        “而且,我只会存在在有敦君的世界里。无论生死与否,我都会穿越任何困难险阻,来到敦君的身边。”太宰治说道。

03
        温暖的朝阳俏皮的爬上白发青年的唇角,略过高挺的鼻梁,轻柔的拂过根根纤长分明的睫毛,将睡梦中的人儿唤醒。

        “敦君你醒了?快起来,今天是上班日,你要迟到咯。”太宰治趴在中岛敦的旁边开心的宣布。

        “诶?诶?!都这个时间了?!太宰先生您为什么不早点叫醒我。”中岛敦迷茫了几秒后突然清醒,抓狂的一跃而起。

        “因为敦君的睡颜很可爱嘛,一不小心就看入迷了。”太宰治笑道。

        “啊啊啊啊要迟到了这个月的全勤奖要泡汤了完蛋了完蛋了完蛋了。”中岛敦一边碎碎念一边用最快的速度收拾好自己向侦探社冲去,没有看见跟在身后的太宰治有些复杂的表情。

        “抱歉!我迟到了!”中岛敦冲进武装侦探社的大门,双手合十大声道歉。

        安静……没有人回应中岛敦,所有人只是默默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处理着工作。

        中岛敦有些疑惑地走进侦探社,没有一个人看自己一眼,仿佛所有人都当自己不存在一般。他来到自己的桌子前,却发现属于自己的物品全都堆放在一旁的纸箱里,桌面上连一张纸片都没有。

        这是什么?办公室欺凌?新的迟到惩罚措施?中岛敦感到有些混乱,他抬头向国木田发出询问:“那个……国木田先生,请问……”

        “喂您好,这里是武装侦探社,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吗?”国木田独步接起电话,并没有看向中岛敦。

        “乱步先生?……”中岛敦只好转向将书本盖在脸上中假寐的江户川乱步,但是对方毫无回应。

        “镜花?谷崎先生?直美小姐?与谢野小姐?……”

        “可以了哟,敦君。”太宰治将手搭在中岛敦的肩上,轻轻安抚着颤抖着的双肩,“他们都是看不见你的。”

        “看不见……?这是……什么意思……?”

        “没想到太宰先生真的为了敦殉情。”“嘛……毕竟是那个热衷自杀的太宰先生啊。如果哥哥你也遭遇不测的话,我也会做出和太宰先生一样的选择。”

        谷崎兄妹的谈话声在安静的室内毫无阻碍的传入了中岛敦的耳朵,重重的砸在了他的心上。他疑惑而又惊慌的看向太宰治,问道:“太宰先生……为了我,殉情?我难不成,已经死了吗?”

        “是的,无论是你还是我,我们都已经不存在于这个世上了敦君。”太宰治回答到。

04

        “别那么沮丧嘛敦君,还有我陪着你不是吗。”太宰治双手捧住眼前后辈低垂的头颅,强迫那双紫金色的眸子和自己对视。

        “太宰先生竟然……”中岛敦难过的说不下去,眼底有透明的液体在晃动。

        “比起一个人孤独的活着,我更满意现在这样可以触碰到敦君的状态。”太宰治轻轻吻去那悬而欲滴的泪珠,又在中岛敦的额上落下轻柔一吻,鸢色的双眸牢牢的锁定住对方,说:“更何况,自杀本来就是我的最高理想,敦君你自己不是也祝贺过我吗?”

        “敦君曾经问过我的心愿是什么对吧?我的心愿就是能永远永远和敦君在一起,现在这个心愿终于实现了。”太宰治拥紧了中岛敦,说道:“所以,你不要再哭了,我会很心疼。”

        “虽然幽灵有没有心脏也很难说啦。”太宰治补充道。

        “太宰先生真的是,都什么时候了还能开玩笑。”中岛敦终于破涕为笑,“这个笑话太冷了一点都不好笑。”

        “是吗是吗,但是敦君为什么笑的那么开心呢?”恋人终于停止哭泣,听着中岛敦的吐槽,太宰治也忍不住微笑起来。

        “大概是……即使是生与死将我们分隔开,太宰先生也还是会再次找到我,永远不离不弃的安心感吧?”中岛敦笑道,回抱抱紧了太宰治,“我也是,无论之后的我们会怎么样,我也一定不会放开太宰先生的。”

05

        “好期待啊,未来。”



---------------

敦在某次任务中死亡,太宰随后选择殉情的一个少女心狗血故事

手机打字,有问题的话明天开电脑修改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鞠躬)

评论(9)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