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白白术

一二三,木头人

一个脑洞

文豪野犬paro

以晴明为首的武装侦探社

以酒吞为首的黑手党

以黑晴明为首的第三方黑暗势力

武装侦探社

晴明,社长,异能未知,失忆,创办武装侦探社前的经历未知。

萤草,成员,异能为治愈之光,侦探社吉祥物,平日里一副乖巧可爱的模样,然而上了战场,能打到敌人跪下来喊爸爸。有时候会忘了自己是一个治疗的定位。

姑获鸟,成员,主攻手,大家的姑姑,异能为天翔鹤斩,对萤草和山兔十分溺爱,目前对黑手党二把手充满了警戒心。

山兔,成员,异能为幸运套环,在山蛙在场时可发动异能兔子舞,爱好飙车,敢坐她的车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萤草,一个是山蛙,虽然后者是被强迫的。

山蛙,成员,平时为山兔保姆,异能为兔子舞,只可在山兔存在时使出。

妖狐,编外人员,在少女诱拐事件中被晴明一行人抓获,弃暗投明,暗地里为武装侦探社提供情报,见到美丽的少女还是会忍不住搭讪,但对萤草毕恭毕敬。

九命猫,楼下咖啡厅服务生,异能猫爪,每次见到晴明都会发动异能,但只要被晴明摸摸头,就会温顺下来。

黑手党

酒吞童子,boss,异能为鬼葫芦,沉迷红叶,终日买醉。

茨木童子,二把手,异能为地狱之手,名副其实的酒吞吹,一心只追求强大的力量。

红叶,干部,异能为死亡之舞,美艳动人,疯狂迷恋晴明。

傀儡师,干部,异能为傀儡,可随意操控任何无机物,但钟爱一直陪在身边的傀儡。

武士之灵,成员,异能为灵爆,管家一般的存在,每日看着自家高层们和敌对侦探社上演的贵乱,十分心累。曾请过很长时间的休假,据小道消息,似乎是不小心撞见女装茨木,落下心理阴影。

丑时之女,成员,异能为草人替身,平时爱与傀儡师一起,一个给傀儡做衣服,一个编草人,然后一起玩过家家。

黑暗势力

黑晴明,真正的幕后黑手,异能不明,目的不明,与晴明似乎有某种联系。

大天狗,三大干部之一,异能为羽刃风暴,一心追求大义,认为追随黑晴明就能实现自己的理想。

雪女,三大干部之一,异能为暴风雪,对黑晴明十分忠心,认为黑晴明便是自己一直追随的主人,但似乎面对晴明时有着一丝动摇。

三尾狐,三大干部之一,异能为红颜怒发,追随黑晴明原因不明,后归入武装侦探社。“这里的樱花树很美。”在晴明问她为什么会选择加入武装侦探社时,三尾狐答道。(梗来自三尾传记)

主线——黑晴明事件

平安京近日动荡不安,大大小小的案件频发,为保护平安京,武装侦探社决定主动探查真相。

平安京黑手党与武装侦探社是敌对组织,黑手党boss酒吞童子十分痛恨晴明,与其誓不两立,但为了保护平安京,选择与武装侦探社联手,共同对抗黑晴明。

一些剧情设定

01
在联合期间,茨木与萤草相识。

初次合作,武装侦探社派出萤草,黑手党派出茨木,茨木以为对方只是一个后勤人员,而且手无缚鸡之力,对萤草十分不屑,嘱咐对方不要拖自己后腿。

在与雪女交手时,茨木不慎被暴风雪冻住,心道不妙,却看到萤草一个人清空了对面所有手下,单挑雪女,还能顺便抽个空给茨木施个治愈之光。

异能消失的瞬间茨木一个地狱之手将雪女打至奄奄一息,准备抓捕之际,黑晴明出现将雪女救走。

从此以后茨木对萤草刮目相看,出任务时指名要求萤草做搭档。

还会时不时跑去武装侦探社要求萤草与他进行切磋。

负责将自家二把手拖回来的任务就落在了武士之灵身上。

每次看着姑姑手里蠢蠢欲动的伞剑,武士之灵都觉得自家二把手的恋爱之路十分坎坷。

但是看着嚷嚷着只有力量才是正义,吾友是最强的茨木,武士之灵又觉得自家二把手的恋爱之路大概从一开始就是禁止通行。

再想想那个每天都在酒吧醉生梦死的boss。

我们家的正副两把交椅,大概都是要孤独终老的,武士之灵这么想到。

02
茨木与萤草与大天狗对战

因大天狗异能自带回复能力,茨木渐渐落於下风,所幸有萤草在,最后还是赢了。

出于不甘心,战斗结束后茨木也没有解除异能,周边的手下无一人敢靠近。

萤草看着炸开的白色毛发,想起了侦探社楼下的九命猫。

于是萤草无视那巨大的压迫力,走上前摸了摸茨木的头,抱住他,说:“没关系,有我在,你就是最强的。”

在那个瞬间,茨木好像听到了什么东西射中心脏的声音。

结尾
黑晴明一战,武装侦探社与黑手党大获全胜。
(棒读)

茨草的结尾,大概,就是甜甜蜜蜜谈恋爱吧?

茨草恋爱片段

01
姑姑说,如果要奖励小朋友做得好,可以给他们一个亲亲。

路过的萤草只听到了从做得好开始的后半句。

一次清剿行动结束后,茨木向萤草展示自己的力量变得更加强大。

萤草看着抬起鬼手兴奋地释放异能给自己看的茨木,走上前在茨木脸上落下一个亲亲。

萤草后退一步笑弯了眼睛:“嗯,好厉害。”

茨木那“即使单挑大天狗也不成问题”的后半句就这么被咽了回去。

我的女朋友每天都在撩我请问我该怎么办?

为什么这种名为萤草的生物这么可爱?

02
某日任务完成已是深夜,茨木送萤草回家。

萤草说想喝热可可,于是茨木让她等一下,向路边自动贩卖机走去。

回来时看到一群喝醉酒的小混混围着萤草,萤草一脸为难。

异能,地狱之手。

“我的人你们也敢碰?”

茨木将热可可放进萤草手里,拉着人就走。

萤草看着紧紧握住自己的鬼手,偷偷解除了背在身后的手上的蒲公英,将热可可贴近脸颊,暖暖的。

喝一口,甜甜的。


没有了,我不会写谈恋爱

再长它也只是一个脑洞

发上来也只是……卖安利?

你们快看,草爸爸有那——么苏。

所以,请问有没有太太,愿意写?

没有的话……就……偷偷删掉。








评论(12)

热度(31)

  1. 幽幽熹微白白白白术 转载了此文字
    这个梗之前接下来了,准备工作已经做的快好了,即将挖坑(๑•̀ㅂ•́)و✧设定有部分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