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白白术

一二三,木头人

[太敦]他的心声

中岛敦中了敌人的异能。

现在他可以听到任何一个人的心声了。

他路过了谷崎兄妹……不要问他都听到了什么,他还只是一个少年。

他路过了正在奋笔疾书的国木田前辈,啊,如果是今天的日程表的话,昨晚就已经被太宰先生拿去折纸飞机了,中岛敦在心里默默地说。

“糖果糖果糖果糖果……”魔咒一般的心声从沙发上传了过来,中岛敦看了看在沙发上躺着的江户川前辈,在被迫跑腿之前借口离开了侦探社。

中岛敦在楼下的咖啡厅里看见了把猫咪带来的春野小姐,和正在逗猫的与谢野医生。

但这都不重要,中岛敦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猫的心声……?而且,好像,是一个,老爷爷的声音?

???中岛敦心里充满了疑惑。

按下心里的疑惑,中岛敦在街上四处探寻。

他想找一个前辈,虽然这个前辈每天游手好闲沉迷自杀,但关键时刻非常靠得住,还会请他吃茶泡饭。

只不过用的是国木田的钱。

武装侦探社大部分的人都是前辈,但这一位前辈却是不一样的。

至少对于中岛敦来说,太宰治是不一样的。

没错,就是那个明明救了他一命还嫌弃别人多管闲事的太宰先生。

“太宰先生……”呃,这不是中岛敦的心声。中岛敦抬眼看了看四周,果不其然看见了一个从头黑到脚的家伙,周身笼罩着一层肃杀的黑影。

中岛敦悄悄换了条小路走,他今天不想打架,他有更重要的事情在等着他。

中岛敦走啊走,几乎把整个横滨转了个遍,都没有找到太宰先生。

他有些气馁,随便在路边找了个地方坐下。

“敦~君~”不远处的头顶传来了熟悉的呼声,中岛敦抬起头,看见那个他找了一整天的前辈正倒吊在一棵大树上,摇摇欲坠。

中岛敦连忙开了月下兽扑过去救人。

“哎呀真是幸好有敦君在这里,不然我可能真的就这么摔下来一命呜呼了。”

不太宰先生难道你的本意不就是想要摔下来一命呜呼吗?中岛敦在心里吐槽。

“不不不,从树上摔下来什么的一点都不符合我的自杀美学,而且我现在的愿望是和美丽的女性一起殉情哦~”太宰治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只小猫,“这孩子爬到树上下不来,我是去救它的。”

“太宰先生你你你你难道会读心术吗?”被说中心中所想,中岛敦惊得差点跳起来。

那他藏在心里的那份感情……中岛敦惴惴不安地想着,下意识想要读取太宰治的心声。

嗯?没有?不只是太宰治的心声,连周边一直存在的嘈杂的心声全都不见了。

人间失格,中岛敦突然想起这位前辈的异能,一颗跳动不安的心仿佛被灌进了铅一样,迅速地沉了下去。

好不容易有的可以知道对方真正的心意的机会,就这么轻易地溜走了。

中岛敦心里那点小小的涟漪,还没来得及扩散开来,就迅速地被冰冻了起来。

中岛敦低着头,他现在有些难过,就连那紫金色的漂亮双眸都不像平时一般闪烁着光芒。

突然,他的眼前出现了一株红色的小花,正安静地躺在缠满绷带的手心里。

中岛敦抬起头,他的前辈脸上挂着迷惑了万千女性的完美微笑:“喏,给敦君,自古小花配美人。”

“什么嘛,太宰先生请不要用这种哄骗女性的方式对待我,我是不会帮你完成今天堆积的工作的。”中岛敦黑线着接过那朵小花,然后轻轻地,怕碰坏一般地将它虚握在手里。

“诶?不要啊敦君,完不成的话国木田君会杀了我的。”太宰治跟在中岛敦身后,两人一起走回武装侦探社。

夕阳将两人的影子重叠在一起,并无限拉长。

仿佛一直延伸到未来。

走在前面的中岛敦不知道,他的前辈虽然嘴上耍着赖,但是看向他的眼神,和洒落的夕阳有着一样的温柔。

中岛敦有一个藏在心底的心声。

巧合的是,太宰治和他的一样。





评论(8)

热度(64)